ASC第八年

「糟了,功率要超了!2700!」ASC19(2019 ASC 世界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决赛现场,一位同学一边盯着会场实时功率显示屏,一边紧张地对队友说道。

本次更新将于2019年12月17日开始(北美时间,北京时间顺延8小时)。玩家可以扮演西斯士兵,或使用带有喷气背包的士兵来天降火雨等等。

随着 AI 逐年火热,今年的 SR 赛题也成为关注的重点。SR 赛题支持单位代表、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程健对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表示,比起我们在 Kaggle、天池上常见的计算机视觉比赛,此次的 SR 比赛有着约束条件,将功率控制在 3000W 以下,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简单的模型,这样更贴合实际。而比赛的考核方式也会相应发生变化,传统的考察就是将 PSNR 和 SSIM 作为度量指标,这次的比赛综合性更强,最后的考核会权衡选手对系统的设计、对算法的设计等多项因素。

总决赛时间为 4 月 21 日-4 月 25 日,二十强团队在大连理工大学现场组建一台运行功耗不高于 3000W 的超级计算机系统作为平台,完成一系列 HPC 与 AI 应用赛题。在初赛四大赛题的基础上,ASC19 总决赛增加了基因测序组装软件 WTDBG 及神秘应用。同时,ASC19 总决赛首次设置超级团队对抗赛,二十强队伍将通过现场抽签的方式组成 5 个超级团队,以跨团队合作的形式共同完成 Fluidity 赛题的挑战。

能进入二十强固然欣喜,随之而来的,也是一系列挑战,强大的对手太多。清华大学在三大国际超算竞赛中累计获得 11 次冠军,中山大学曾获得过 ASC 最高计算性能奖、e Prize 计算挑战奖,台湾清华大学曾蝉联 2 届美国 SC 大赛冠军并获 ASC13 大赛亚军。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现已成为WTO至关重要的成员之一,也是WTO改革中的关键角色。WTO面临重大挑战之际,中国可以也应当在WTO改革中发挥更大作用。

虽然比赛已经尘埃落定,但这次的参赛经历对每位同学来说,都是一笔难得的财富。不仅能使自己的编程能力、应变能力得到锻炼,还能结交良师益友,学到新的东西。

上诉机构瘫痪后,WTO成员在专家组程序之外还可以使用仲裁手段。但这与上诉机构审理在性质上有明显区别,效力上也打了折扣。

「自从参加超算比赛以来,基本上每年都会有 1-2 位队员在本科毕业时选择在高性能研究所继续深造。高性能方向需要很长时间的积淀,读研究生之后还得先熟悉两年左右才能有产出,参赛选手就不一样了,他们在本科时的相关积累已经很多,进组之后,对于计算机系统也好,高性能计算也好,以及一些前沿问题,都可以直接上手做研究了。」清华大学的带队老师如是表示。他也进一步谈到,通过这一比赛来培养清华超算的接班人,这是他们更想做的事情。

另外《星球大战:前线2》庆典版现已推出,游戏将包括所有之前与未来的免费DLC。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哥伦比亚 EAFIT 大学、暨南大学、南方科技大学

去年的冠军团队清华大学今年败北,在 ASC 中永远被压制的台湾清华大学终于「一雪前耻」,拿下首个 ASC 冠军,赛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拿到冠军的决定性因素,台湾清华大学表示,一方面,因为此前有过 ASC 以及一些美国超算比赛的经验,另一方面,在这次的比赛中,发挥比较稳定,在随机应变上做得比较好。

当前,受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升温,主要经济体贸易摩擦持续,世界经济整体低迷等影响,全球贸易正遭遇多年未有的“寒冬”。据WTO预计,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增速可能仅为1.2%。

但在崔凡看来,考虑到WTO在重大事项谈判中奉行“协商一致”原则,而美国的态度没有改变迹象,争端解决机制危机预计难在短期内解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表示,美国对上诉机构早有不满,意图以这种极端方式减少WTO对美国的约束,重塑对其有利的“游戏规则”。

中山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暨南大学、福州大学、南方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哥伦比亚 EAFIT 大学、北京大学、山西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德国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华沙大学和华沙工业大学联队、韩国成均馆大学、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

HPL&HPCG 是国际通行的超算基准测试标准,要求超算系统的运算性能、内存容量、带宽以及互连性能之间取得平衡。与广泛使用的 HPL 基准测试相比,HPCG 评测标准更加复杂,但 HPCG 更容易反映出有限元法和流体分析等超算实际应用的性能。

此外还有基因测序组装软件 WTDBG、神秘应用以及今年新设立的超级团队赛三大赛题。

这一竞赛以高校为基本参赛单位,每支参赛队伍由 5 名本科生加上 1 名指导老师组成。在组队结束之后,迎来初赛和决赛两个阶段。

随着实力增长,中国已不再是全球经贸规则的被动接受者,而成为规则改革日益活跃的推动者和倡导者。

而台湾清华大学谈起清华大学时,也认为他们是交流的对象,而不是竞争的对手。他们表示,双方有很多互动,在互相学习,这也是从比赛中可以获得最多收获的地方。「北京清华一直表现得非常优秀,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今天能够赢过他们,这也非常不容易。」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上诉机构停摆,直接原因是美国一直阻挠新成员遴选,导致人手严重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1日也是中国加入WTO满18周年的“成人礼”。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称,上诉机构停摆将进一步增加全球贸易体系重新被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支配的风险,对贸易稳定增长不利。

中山大学、太原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德国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

陈凤英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代表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利益。如果中美能就结构性问题取得突破,两国可携手推进WTO改革。(完)

这位来自清华大学的同学曾参加过美国 SC 超算竞赛,与 SC 相比,此次竞赛给他的感觉是,比赛规则更明确、限制更多。相较起来,他认为 ASC 挑战更大。「国内的队伍比起国外团队水平更高,大家都很拼。」在他看来,ASC 也是一场健康的比赛。「这次不需要熬通宵,不像 SC,需要 48 小时不间断比试。」

经历两天的系统调试、两天的正式竞赛以及半天的现场答辩,4 月 25 日,ASC19 优胜团队揭晓,台湾清华大学首次夺得冠军,清华大学获得亚军,中山大学摘得 e Prize 计算挑战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得最高计算性能奖,中山大学、太原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德国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成为 ASC 历史上首个「超级团队对抗赛」优胜者。

图像超分辨率 SR 技术是近几年来广受关注的一项视觉计算技术,其目标是将低分辨率图像恢复或重建为高分辨率图像。ASC19 要求各参赛队伍自行设计图像超分辨率算法 并训练相应的 AI 模型,利用超级计算机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模糊不清的图像还原成高分辨率图像,同时在相似度上符合标准。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星球大战:前线2专区

北京学者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认为,这对全球贸易而言不啻为雪上加霜。

ASC 组委会委员刘军表示,可以看到,参赛同学焕发出非常强烈的热情和动力。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他说道,每一年都能感受到新的进步和变化。从八年前的 27 支队伍参赛,到今天的 300 多支来自全球的高校队伍参赛,团队水平越来越高,比赛难度也越来越大。而每年也有一些黑马突围,如 2017 年第一次进入总决赛的潍坊学院,创下 3000W 功耗约束下每秒 31.7 万亿次浮点运算性能的佳绩,打破国际超算竞赛 HPL 计算性能世界纪录。

如何看待此次的竞争对手台湾清华大学夺冠?清华大学团队表示,两岸的清华大学有过很多交流,大家也一起参加过程序设计竞赛。在这次的比赛中,台湾的清华大学发挥得更加稳定,他们一直以来都有夺得冠军的实力,在这次比赛当中取得冠军,祝贺他们。

会议首先听取了区住建交通局、区水务局、区公园城市绿化服务中心等部门单位牵头承担的2019年政府性工程建设项目推进情况的报告;具体了解我区今年续建和新建政府投资项目的推进情况,以及相关部门、镇街、区属国有公司在推进政府性工程建设项目中遇到的主要问题;督促相关部门和镇街要主动作为、克服困难、加强协作,严格按照会议明确的工程推进时间节点,确保所有建设项目保质保量如期完工。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今天(4月16日)上午,为深入落实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双流区现场办公会精神,推动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现场办公会各项任务要求落地落实,加快全区政府性工程建设项目建设进度,双流区召开建设系统政府投资项目调度会。双流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建,副区长刘伟出席。

虽然此次比赛拿到亚军,但清华大学团队的一名同学在最终结果还没揭晓时,就对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表示,今年凉了。「今年在 CESM 上不是很顺,没有跑起来,而最后的神秘应用——解物理学方程,因为时间不够,也没能跑出来。」

而在与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的交流过程中,面对这些竞争对手,山西大学的同学也一直在自我调侃,心态极好,自称「快乐的肥宅」。

他表示,正是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案例和鼓励,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开始了解 ASC,了解超算,学习超算,超算这种原来更多是在象牙塔里阳春白雪的高科技,普及率越来越广。「希望这样的比赛,对于超算能够作为基础性的尖端科技,去改变科研创新和推动社会进步,起到积极的作用。」

决赛最后一天,来自山西大学的参赛同学对雷锋网表示,他和另一位队友,在参加比赛期间,蹭蹭蹭,一人胖了十斤。「因为每天喝三杯奶茶。」

长江后浪推前浪,期待明年看到更多的新生面孔。

附 ASC19 完整获奖榜单:

上诉机构是争端解决机制的最后一环。根据规则,贸易争端双方如果对WTO专家组做出的报告有异议,可以诉诸上诉机构。上诉机构给出的意见通常就是最终裁决,且具有强制约束力。如果败诉方拒不执行裁决,胜诉方可对其施加贸易报复。

南方科技大学和哥伦比亚 EAFIT 大学

过去18年来,中国经济实力快速提升,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也越发突出。中方统计显示,自2001年到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从5000多亿美元增长到4.6万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从不到500亿美元增加到1300多亿美元。2018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接近16%,几乎是2001年时的4倍。自2002年以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接近30%。

在推进政府投资项目中,牵头部门要做好统筹协调工作,涉及部门、镇街要加强配合,通过定期召开协调会、建立联系沟通机制等形式,进一步理顺工作机制,有效破解政府性工程建设项目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各类难题。

为避免全球贸易重回“丛林时代”,眼下已经有117个WTO成员呼吁立刻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

清华大学此次与冠军失之交臂,不免让人心生遗憾,他们表示,能夺冠当然最好,但是另一方面,同学们有收获、也有成长,这足够了。

ASC 由中国倡议成立,与美国 SC、德国 ISC 并称全球三大超算竞赛。从 2012 年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大学生超算竞赛之一,经历了参赛报名队伍从中国到亚洲,再到世界的升级,今年更是吸引到来自全球的三百多支队伍。

今年对于山西大学 ASC 参赛团队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年。在陪跑三年 ASC 竞赛之后,终于第一次挺进二十强。初赛刚好在春节期间,他们只在家呆了不到两周。因为很多地方还不太熟悉,所以整个寒假都在尝试。

其他团队对此的评价是,清华大学说自己凉凉,并不是真的凉。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各部门、区属国有公司针对政府投资项目要专啃“硬骨头”,并分层级提前组织召开各级调度会。对于本单位不能解决的问题要逐级上报,确保政府投资项目按照时间节点加快推进。

而对于试题的复杂程度,他表示,每个试题各具千秋。CESM 考察编译能力,wtdbg 虽然编译简单,但是优化系统会很麻烦,而 SR 比赛,你永远不知道上限在哪里,得永无止境优化。

CESM 赛题要求参赛大学生队伍利用超级计算机,推演工业革命开始前十年以及二十一世纪前十年全球气候变化的过程,这将让大学生们有机会接触到目前国际上最前沿的气候变化科学工程。

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也表示,WTO成员在改革问题上既有共同利益诉求,同时也存在显著分歧,改革注定是一个复杂而“非常艰巨”的过程。在此背景下,虽然大多数WTO成员都希望保留上诉机构,也提出了不少方案,“但目前还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前景”。

中国常驻WTO代表团代表张向晨也直言,对世界贸易秩序来说,上诉机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

初赛赛题包括单张图像超分辨率 SR、地球气候模拟 CESM 和超算基准测试 HPL&HPCG,参赛团队需在近 2 个月的时间内熟悉赛题特点,想出优化思路并提交方案,最终,评审委员选出前二十名总分最高的队伍进入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