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美国理应接受世卫组织调查

疫情之下,美国理应接受世卫组织调查

7月10日,世卫组织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该组织两名先遣专家已抵达北京,将同中国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就新冠肺炎病毒溯源科学合作等事宜进行合作与交流。

4月21日,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公布的一份尸检报告显示,一位今年2月6日去世的当地居民被确认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这比联邦政府公布的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时间提前20多天。当地卫生官员称,加州最早感染病例可能在去年12月出现,这也远远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首例病例出现时间。美国“零号病人”接连出现已经让美国官方毫无公信力,更为关键的是,多个国家的病例输入方向再次纷纷指向美国。

据《韩国先驱报》网站报道,7月6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长郑银敬在记者会上表示,当前在韩国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源自美国和欧洲。以色列《国土报》5月19日报道,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将200余名本国和4700余名全球新冠病例基因组序列进行对比,发现以色列70%感染者的病毒毒株来自美国。

“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全球经济都受到冲击,谷歌和Alphabet也未能在全球大流行中幸免。”皮采在上周发给员工的信中写道,“我们身处相互合作和相互交织的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之中,其中很多都会倍感痛苦。”

4月30日,美国新泽西州当地媒体《记录报》报道,该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梅勒姆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并且新冠抗体检测呈阳性。梅勒姆还称,此前当地许多重症流感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我身边很多朋友告诉我,他们曾在去年11、12月生病,且症状与新冠肺炎相似”。

今年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出席国会众议院听证会时亲口承认,美国可能有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病例。

作为当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新冠病毒在美国究竟何时出现,亟待由世卫组织通过专业调查厘清,这点无疑对全球疫情防控至关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Alphabet将在下周二发布第二财季业绩。

当前,美国高企的确诊人数不仅削弱其本国经济复苏势头,更通过人口流动将病毒重新带到全世界,不断吞噬全球抗疫努力。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是什么,着实需要世卫组织等机构好好调查一番。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要求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暂停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理由是“没有足够有效的废水净化系统”。但此后疾控中心一直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进一步信息。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谷歌原本计划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营销开支。年报显示,谷歌2019年的销售和营销开支为184.6亿美元。

谷歌发言人称,该公司并没有进行大范围招聘冻结,但并未对上述发送邮件的全球总监为何会收到这一信息发表评论。

“营销部门和整个谷歌都要削减预算和冻结招聘。”谷歌的一位全球总监在周三发给员工的邮件中写道,“我们和其他营销部门都已经收到通知,需要将下半年的预算压缩大约一半。”

今年3月,美国一些民众自发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起请愿,要求政府公布去年突然叫停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研究工作的真正原因,解释有关该实验室的大量新闻报道被删除的真相,并澄清该实验室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同样蹊跷的还有美国去年的“电子烟肺炎”事件。2019年6月,美国出现多例肺炎患者,卫生部门将其归咎于电子烟产品的使用。但至今美国疾控中心仍未公布电子烟致病的确切原因,只是称实验室数据显示,含四氢大麻酚的电子烟产品中使用的维生素E醋酸脂可能与肺炎相关。令人疑惑的是,所谓电子烟在2017年就已经开始在美国售卖,为何“电子烟肺炎”2019年才开始暴发?还有电子烟肺炎患者的肺部CT特征与新冠肺炎高度相似难道只是巧合?到底有多少是新冠肺炎病例被误诊为季节流感和“电子烟肺炎”,美国政府对这一切到底是一无所知还是有意隐瞒?这需要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该公司发言人证实,一些领域的预算将会最多压缩一半。但该发言人同时补充道,由于仍在调整过程中,所以其他部门可能不必如此。

“除了招聘外,我们还将继续投资,但会调整投资的重点和速度,包括数据中心和机器设备以及非核心营销和差旅。”皮采在上周发送给员工的邮件中说。

据美国疾控中心2月底发布报告显示,从去年9月到今年4月初,美国可能有3900万到5600万人感染流感,其中2.4万至6万人因此死亡,这一数字大大超过往年。由于这场秋冬季流感与新冠疫情在时间上交叉出现,著名生物学研究机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专家埃里克·托波尔提出质疑,究竟有多少美国人被误认为流感或肺炎患者,而实际是新冠病毒感染者?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世卫组织是公共卫生领域的专门机构,如果世卫组织认为有必要开展科学调查,弄清病毒传播真相,防止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危害全人类生命健康,那么世界各国也应当本着承担国际责任的态度予以配合,而不是撒泼打滚和“甩锅退群”。美国政府理应本着科学和团结的精神还原疾病传播的真实过程,为了全球抗疫大局及全人类生命健康考虑,坦坦荡荡地接受世卫组织调查。(吕剑锋)

疑点四:美军生化实验室为何迟迟不能公开?

“我们会放慢招聘速度,同时保持少量战略领域的势头,同时也将对许多已经招聘但尚未进行入职培训的人员进行入职培训。”该发言人在声明中说。

反观,继美方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后,国务卿蓬佩奥在7月9日的电话会议上以“偏袒中国”、“领导不力”等借口对世卫组织横加指责并扬言将寻找替代世界卫生组织的新方案。这种“欲盖弥彰”之举固然可以让其“名正言顺”避开相关调查,但无疑更加深了国际社会的怀疑。

其中包括与产品和服务有关的广告和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部门的员工薪酬。该公司去年员工人数至少增加15%。此外,广告和推广费用增加了4.02亿美元。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美东时间7月16日晚,美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已超过350万。这意味着在人口总数3.28亿的美国,每100人中就有1人感染新冠病毒。该校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健康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尔斯比指出,美国南部和西部许多州确诊病例的激增不仅仅是检测次数增多的结果,而是“一个真正的增长”。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6月25日估计,美国实际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可能是当前确诊人数的10倍!比天文数字般确诊数量更令人绝望的是新增病例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如上周所述,我们正在重新评估2020年剩余时间的投资计划进度,并将集中精力选择一些重要的营销措施。”谷歌发言人说,“我们将继续在许多业务领域保持充裕的营销预算,尤其是在数字化领域。”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疑点三:美国是否通过所谓“季节流感”和“电子烟肺炎”掩盖疫情真相?

该消息曝出后,谷歌股价在周四盘后下跌近2%。

这一消息也正值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构成冲击之际。上周有报道称,该公司开始收缩针对许多员工的技能培训资源。

疑点一:美国新冠病例确诊数量为何呈爆炸式增长?

疑点二:美国疫情究竟何时开始?

事实上,美国国内生物实验室一直是信息黑洞,2015年美国媒体USA Today曾报道,美国国内生物实验室数量众多,各类违反安全规定或者误操作事故频发。但即便如此,联邦政府仍然不肯公开这些实验室的名字。

这一激进举措发生前一周,谷歌母公司Alphabe CEO桑达尔·皮采(Sundar Pichai)表示,谷歌将在今年剩余时间收缩一些投资,首先从招聘开始。但皮采当时只是表示将会重新评估“非核心营销预算”并将“大幅放缓”招聘,并没有提到会如此大幅削减预算并冻结招聘。

当前美国已经连续100天以上新增病例过万,单日最高新增病例7.1万。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新冠确诊病例从1到100万用了99天,从100万到200万用了43天,从200万到300万仅用了28天。上扬的确诊曲线意味着美国在新冠疫情困境中越陷越深,无法指望这一噩梦在未来数月中结束。福奇博士在接受采访时感慨,如果美国的防疫政策不加以改变,即使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10万例,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美军生化实验室不仅在美国国内,更遍布全球各个角落。其中美军在哈萨克斯坦首都的中央实验室更是从2017年就开始对某些类型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美国生化实验室总是和疫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要自证清白,美国就应该允许世卫组织等机构进入德特里克堡等生物基地进行调查,以回应民众的诉求和全世界人民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