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缘何辞职专家详解安倍辞职及对日本政坛影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下午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并表示在继任者选出前会继续履行首相职务。

中新网专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樊小菊,就安倍做出辞职决定的考量、日本政局的未来走势等进行了解读,并对中日关系未来进行了展望。

杜黎明建议修改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在醉驾入罪条件中增加“情节严重”这个限定条件,即“醉酒驾驶机动车,情节严重的,”才构成危险驾驶罪。对于“情节严重”的具体情形,可以通过司法解释加以类型化和具体化。

在确定继任者之前,日本在防控疫情、筹办东京奥运会等方面会否受到影响?

此外,田红旗认为,对于非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使的干扰,比如在高速公路、过街天桥上向疾驰而过的私家车或货车扔石块,也需要考虑如何制裁并与本条文之罪相匹配的问题。

分组审议中,李钺锋委员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1月至2018年10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结的公交车司乘冲突刑事案件共223件。2019年1月至7月,一审审结的公交车司乘刑事案件中涉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有92件。

安倍的记者会给您留下哪些印象?

为了更好地维护“出行安全”,分组审议中,一些委员还提出了多方面的完善意见。

值得关注的是,围绕“出行安全”,一些委员在发言中还建议在此次对刑法修正时对危险驾驶罪作适当调整。

田红旗委员建议将法定刑修改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他的理由是:该类犯罪行为人主观上通常具有间接故意,且危及交通运输安全,法定刑不宜过低。设定三年以下法定刑也可与其他危及公共安全的危险犯的刑罚衔接、匹配。

考虑到这已是他第二次提出辞职,日本民众如果就此对他提出批评也是正常的,甚至是难以避免的。特别是当前日本疫情控制得不够理想,感染人数持续增加,计划于明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还没有着落。在这一情况下,他的辞职可能导致日本政局出现一定程度的不稳定,这是日本民众不愿看到的。

“增设该条文是为了保护公共交通运输安全,但目前修正案草案仅考虑到对身处公共交通工具内的犯罪人干扰驾驶行为的打击,而没有考虑到对身处公共交通工具外的犯罪人干扰驾驶行为的打击。”田红旗建议修改为“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夺驾驶操纵装置或者实施其他行为,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

显然目前还不是时候。自民党内部各派阀目前已经“动”起来了,他们料将经历一段时间的内部沟通,并酝酿人选。可以确定的是,继任者人选的确认不会是安倍一人的决策,党内还要有必要的程序,而程序的确定需要党内共识。因此,他目前不便表态。

杜黎明建议在本次刑法修正中对醉驾入罪如何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问题也一并进行研究。“可以通过提高酒驾入罪的门槛进一步缩小醉酒驾驶的刑事打击范围,这也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2020年《法治蓝皮书》指出,以醉驾为主体的危险驾驶罪成为今年上半年审理最多的刑事案件,首次超过侵财类犯罪的盗窃罪。而今年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也指出,“醉驾”取代盗窃成为刑事追诉第一犯罪。

确实,目前浮出水面的几位继任者人选都是“老面孔”,但他们各有各的优缺点。自民党内部,安倍执政时期形成的“一强”局面未来恐难维持,可能出现“多强”局面。在酝酿继任者人选期间,可能会出现一些派阀争斗。 安倍在记者会上反复表示,目前不会表达对某一特定继任者人选的支持。他的这一表态背后有何考量?

杜黎明委员注意到,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可以采取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鉴于此,他认为,驾驶人员在受到不法侵害时采取的制止侵害行为如何定性,应当予以明确。建议对第二款的“互殴”作出更为明确的界定,以区别驾驶人员的正当防卫行为。

按照安倍在记者会上的说法,他自6月以来溃疡性大肠炎复发,在用药后虽病情得到控制但没有完全治愈,更无法保证在今年冬天的疫情防控关键期恢复健康状态。如果他届时无法履职,那么日本将出现“政治真空”。为避免出现这一局面,他选择在此时辞职。这一逻辑看似可以自圆其说,但日本民众是否认可尚未可知。

在分组审议时,多位常委会委员都关注到了此次修法中有关妨碍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的犯罪的内容,建议进一步提高刑罚配置。

“这是极不正常的。”曾参与醉驾入刑修改的徐显明委员指出,当时的考虑是从减少交通事故,特别是要把因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从畸高状态中降下来,也为了回应人民对整顿交通秩序的呼声。但有些科学上的和社会公平上的以及刑罚比例原则上的问题尚考虑欠周。鉴于此,他建议这次刑法修改能对该罪再进行认真研究。

防控疫情目前是日本的优先事项,正如安倍在记者会上首先提到的,便是防疫一事。他表示,他的辞职确实可能给防疫抗疫带来一定影响,因此他也非常明确地提出,日本政府未来要保持防疫政策的一致性。而东京奥运会能否最终举办也直接取决于疫情的防控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讲,他觉得自己有责任避免日本疫情进一步恶化。 安倍此番辞职标志着日本政治一个时代的终结。您认为,作为日本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他给日本留下哪些深刻烙印?

“公共交通工具的安全很重要,使用暴力抢夺驾驶操纵装置或暴力干扰驾驶人员所引发的危害更为严重。”陈军委员也建议加大对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犯罪的处罚力度。具体修改意见是将修正案草案修改为“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夺驾驶操作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个很突出的感觉是,从安倍的表述上看,他对自己宣布辞职感觉上是比较遗憾的,不仅是因为身体原因,同时也是因为自己的一些政治抱负没有实现。比如,朝鲜“人质绑架”问题、日俄领土争端、修宪问题等。这些都是他执政期间努力想要达成的目标,但从目前来看,一个也没有实现,并且在自己任期内也无望实现。所以,综合多方面考虑,继续干下去,可能会产生弊大于利的情况,因此他选择了辞职。 从日本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安倍的继任者可能依然是“老面孔”。您能否分析一下日本政局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

与过往的历任首相相比,安倍给日本带来的最显著变化是日本政坛终于实现了“长期稳定”。在他第二次担任首相之前,日本政局基本上是隔一年就换一个首相,政局非常不稳。与此相应的,政策也接连出现波动。自安倍执政以来,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有比较强的延续性,“安倍经济学”也实现了一些目标,这是支撑他能够长期执政的一个重要因素。此外,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等举措给日本外交、安全走向带来了深刻影响。

采访实录如下: 如何解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身体原因辞职?

结合这些调研情况,李钺锋认为,目前修正案草案中对乘车人使用暴力或者抢夺驾驶操纵装置的行为处罚较轻,不能充分体现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为此,他建议进一步提高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的刑罚配置,并根据危害后果,明确刑罚的不同档次,发挥震慑、预防作用。特别是对造成人员伤亡或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明确规定与罪行相当的刑罚,更好维护公共安全。

6月28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以下简称修正案草案)亮相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值得关注的是,为了维护人民群众的“出行安全”,修正案草案对社会反映突出的妨碍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的犯罪进一步作出明确。修正案草案第二条规定,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夺驾驶操纵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前款规定的驾驶人员与他人互殴,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有前两款行为,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田红旗举例说,如果从外面对行驶中的火车、公共汽车的驾驶人员扔石头等,同样会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驾驶,危及公共安全,也具有相当危险性。“身处公共交通工具之内就以本罪论,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身处公共交通工具之外就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样就会落差太大,导致量刑失衡”。